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kai-ge的个人主页

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感恩不尽话当年【原创】   

2007-09-11 22:43:32|  分类: 文学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----回忆我的几位老师

每年的教师节,我都会在夜深人静时,感念曾经教过我的老师。他们中有刚出校门的年轻人,也有鹤发龙颜的老者。尽管对他们的评价不同,尊情不一,却看出他们身上共同的亮点,就是对育人事业的执着,对学生呕心沥血的奉献。几十年过去了,老师当年的音容笑貌,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感人故事,仍然鲜活在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爱的震慑

小学三年级时,准确说是一九五八年初夏的一个下午,学校组织我们去看电影。那时候,每个学生交上五分钱,就可以看上一部首轮片子。当队伍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,一辆马车从侧面的土道上冲出。班主任冯老师急得张开双臂,赶忙把我们推向道边。谁知马车竟一下子陷到沟里,再也上不来了。车老板双手握住鞭杆,使足力气,疯狂地抽打着辕马,每抽一鞭,马都要有痛得前蹄腾空,发出嘶鸣。一会儿,马的眼角、嘴边就浸出了血迹。突然,我们的老师冲出围观的人群,怒不可遏地大喊一声:不要打了。车老板是个满脸横肉的家伙,见过来一个年轻姑娘,嘴边现出一丝冷笑,再要举起鞭子时,老师已站在马的身前,车老板不由地一怔,抬起的手臂慢慢地放了下来。或许老师的爱心感动了围观的人们,几个小伙子连忙肩顶手抬,帮着那匹可怜的老马,把车拉出了坑沟。当时,我只觉得老师是对的,那个车老板着实有点可恶,却一时无法领会老师那博大致深的爱。事后多年,我终于感悟到老师金子般善良无比的心肠,她对待受人役使的牲畜尚且如此,那她对待周边的同事,特别是对待自己的学生,将会如何呢?人应该有爱心,更应该有善心。让我们关爱生灵,善待一切吧!只要不与我们为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睡在老师身边

张素静老师,当年三十岁刚过的样子,平日里喜欢穿一件浅蓝色的旗袍,着装、气质、容貌都酷似银幕上的林道静。

我小学的最后两年,就在张老师所带的班里。一九六O年夏天,我国开始进入困难时期。学校决定高年级班的同学下乡支农。张老师领着我们到了沈阳郊区,一个至今也不知道名字的村庄。同学们分散住在老乡家,只有我一个人安排在生产队饲养员的住处。那是一个头顶漏天,潮湿、散发着马粪味的小草房。头天夜里,我就发起高烧,真是又难受,又恐惧,一夜咬着被角,总算捱到了天亮。张老师见到我的模样,马上用手捂住我的额头,随后把我楼入怀中。那时农村很少有医疗点,也没有赤脚医生什么的,急得她一时不知所措。晚上,张老师来到马棚,让我吃了两片药(这药是老师跑了好几户社员家才弄到的),接着抱起我的行李,说:跟我走吧!我来到张老师的住处,见一面土炕上,已躺下几个女同学。老师就把我安排在炕头。夜里,老师让我喝了不少开水,不时地给我掖好被子,我出了一身大汗。第二天早上我醒来,身体轻松了许多。曙光透过窗子照进屋里,老师和同学还在睡着。我侧过身子,发现老师正紧贴在我的身边。因为在夏天,老师没有盖被。我看见她那曲线优美的身体时,一下子惊呆了,马上转过头来,心里“咚咚”地直跳。要知道,那时候,我已十二、三岁,开始进入朦胧的青春期,对异性有了特别的感觉。然而,我始终没有勇气再看老师一眼。这些年来,我观赏过许多大师的人体绘画,总觉得没有一张能超过老师当年的美。

早起后,我对老师说:我病好了,晚上还回马棚。老师看出我的心思,说:“老师和妈妈一样,和我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好”。

小学快毕业时,我才知道,张老师很快就要离开学校了,她是舍不得我们这群孩子,才没有急着离开。张老师一直带着一个儿子住在离学校很远的地方。她丈夫因为历史问题关进了监狱。那时,我无法体会,整天微笑着,不知疲倦的张老师,为培养我们忍受了多少委屈,付出了多少心血。

上中学后,我经常在梦里见到张老师。有一阵子,我想念老师,想得精神恍惚。终于有一天,我找遍了铁西区十一路附近的几所小学,最后在一幢老旧的楼房里,找到了老师的家。再次见到老师的那一刻,我仿佛还在梦幻之中。张老师的丈夫已经出狱,是一位带着黑框眼镜,儒雅有致的男人,只是岁数大了些。不知为什么,直到今天我对他也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老沈头”

在沈阳八中上学的时候,有一位教物理的沈老师,同学们背地里都叫他“老沈头”。不是因为他年纪大,而是他长得过于瘦小,老成。沈老师是南方人,课讲得好,只是说起普通话来,显得非常吃力。有时在课堂上,见同学没听明白,便使劲地重复,眼睛涨得通红,常引起满堂笑声。然而,他给我们上课后,同学们的物理成绩都明显地提升。虽然,我们不恭不敬地给他起了外号,打心里还是很钦佩他的。

沈老师除了上课,很少和同学们接触,碰上了,也是一副刻板的表情。终于有一件事,让我们看到了他那炽热如火的心肠。我们毕业前,班主任带着同学照了一张“全家福”。那时候,同学们虽说都十四、五岁了,可衣兜里几乎没有几分钱,每个人拿钱洗一张放大的照片是很难办到的。不知沈老师怎么知道了这件事。一天放学后,他找到我们几个班干部说:回去告诉家长一声,明天我领你们洗像。第二天晚上,沈老师给我们准备了些吃的,要知道那年月,一两粮票也是珍贵的。随后把我们带进实验室的一间小屋。此前,同学们都不知道洗像是怎样一回事,以为一定会很高难。可我们在沈老师那里看到的都是他自己制作的设备,那个曝光箱就是用废纸板糊成的。在沈老师手把手的指导下,我们满怀新奇地开始了洗像。我们把感光后的像纸,放进药水里,晃动几下后,就显出了人影,而且逐渐地清楚起来。那一刻的兴奋几乎是不曾有过的。两个多小时后,我们为班里的同学每人洗好了一张。虽然效果无法同照相馆相比,但那是出自我们自己的手啊!同学们都觉得,当天的收获,比听了多少天课都要充实和过瘾。晚上,沈老师顶着满天星斗,把我们一一送回家里。

如今,那张自洗的照片,已成为我的第一珍藏。我每次看到照片上同学们活泼可爱的脸庞,便要回想去少年时的愉快时光,回想起可尊可敬的沈老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留连忘返

一九六四年,我考入沈阳二中,一所省内最有名的中学。当时有个形象的说法:考入二中,等于迈进大学一条腿。重点学校,自然聚集了一批资深的教育人才。解放前曾在高等学府任教的一些学者,因为历史问题,下放到基层,语文老师刘甦便是其中一员。

刘甦老师,五十多岁的年纪。臃肿的脸上,架着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,整年穿着一套深蓝的中山装,似乎他家中已无衣可换。刘老师上课几乎不拿教案,每次走进教室,都是一副欲睡昏昏的样子。可一讲起课来,便滔滔不绝,神采飞扬。他对中国古代文学研究得炉火纯青,经常把一首小诗,一篇短文讲得入情入理,神灵活现,意寓深长。有时课讲完了,还有时间,他就给我们讲古代的名人轶事,让我们在欣赏故事的同时,感悟人生。刘老师最精通古代诗词,能背出《红楼梦》里全部的诗句。我曾想,他也长着一个普通人的脑袋,怎么就装进那么多学问。

一天上课的铃声响过,刘老师还没进来,十分钟后,他才走进教室。见同学们一脸茫然,便随手抽出一支粉笔,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出“留连忘返”几个大字。稍停片刻,他说:刚才我在图书室,看了一篇文章,因为写得实在是好,只有一次读完,所以误了上课时间,这就叫“留连忘返”。当时,我们都觉得他是在自我解嘲。后来我慢慢地想到,此前刘老师上课从来没有晚过,那天使他痴迷的文章,一定有胜人之处。足见老师的求知精神。在现实生活中,很多人都曾有过半途而废的经历,偶然翻看一本书,看得兴趣正浓时,忽遇一个差头,书一放下,就不曾再拿起来,办事也是一样。由于小事一桩,即便中途搁浅,也并不介意。孰不知我们浪费了多少时光,错过了多少收获的机会。可见,一个“留连忘返”包含了深刻的人生哲理。

事过一年后,文化大革命爆发,“留连忘返”成了刘甦老师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又一条罪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美女”教师

二中的刘恩谦老师,刚过而立之年。早年在解放军报工作,后来调此任教。刘老师给人的第一任像是非常的漂亮。她的五官精美得无可挑剔,尤其那双大而乌亮的眼睛,犹如深潭秋水,永远洋溢着平和和魅力,在今天这样一个人心浮躁的年代,恐怕很难再看到刘老师当年那种清纯的美貌了。

刘老师长时间里教我们语文课。有次作文,让我们记叙身边感人的事。我一时兴起,写出一篇“小说”,讲了一个志愿军烈士的妻子,献身教育事业的故事,本想会受到老师的夸奖。谁知,刘老师在我的作文本上,重重地写了“下次不要这样”几个字。一盆凉水浇头,使我一时难以接受,又担心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。几天后,刘老师找到我,使我懂得了欲速不达的道理。没想到由此开始,我总能从细微之处感受到老师对我学习的关心和指导。后来,我的作文多次被评为范文,在课堂上宣读。有一天,刘老师对我说:争取考进北大中文系。一句鼓励,竟成为我此后的奋斗目标。无奈“文革”开始了。同样是因为“文革”,刘老师被挂上了“美女蛇”的牌子,遭受了肆意凌辱。一天上午,学校召开批斗大会,那些所谓的造反派、红卫兵,给每个挨斗的人脖子上都系上根草绳,像拽牲口一样,拽着他们游街。可怜刘老师一个纤弱女子,背上被贴上大字块,头上还扣个厕所里的铁笼。当时,我气愤至极,真想冲过去解救,可理智告诉我,那样一来,不仅要毁了自己,也坑了老师。

批斗风总算过去了,刘老师恢复了人身自由。有一天,我和几个同学在街上遇到她,她的脸上已无往日的光彩,人也瘦了许多,我们正要打招呼,只见老师轻轻一笑,摆一摆手。示意我们不要说话,望着刘老师离去的背影,我心头涌起难忍的酸楚。到农村插队后,我才听同学说,刘老师蒙难,都是因一个讲政治课的军转干部造成的,他垂涎刘老师的貌美,图谋不成,便恶意陷害,只用几张大字报便把刘老师打入“另册”。好在苍天有眼,那个整人的恶人后来得了绝症,不久就死了。

“文革”后期,刘老师随夫去了河南,据说已到大学任教。不知她心灵的伤痛是否已经痊愈。刘老师容貌和心灵的美,将永远留在她的学生心里。

 提起笔来,回味学生时代的生活,感恩曾经的老师,真是激情如潮,欲罢不能。一晃几十年过去,再想见到可敬可念的老师们,已是苦求难及,我将尽力打听他们的消息。对那些已作故人的老师们,只有等来生再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2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