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kai-ge的个人主页

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长征【原创】  

2009-12-29 20:28:4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长征

 

往事是人生的足迹。每天都在发生,每天都在消失。唯有那些非同寻常的经历,才会刻骨铭心。纵使地老天荒也不会淡忘。国庆期间,学友再聚沈阳。酒过三巡,自然又是心潮起伏、五味杂陈的回忆。这次我们忆起了文革中的“长征”。

一九六六年秋末,红卫兵大串联,已使各地的铁路运输难以承受,大城市的正常秩序也受到严重影响。中央随即发出徒步串联的号召。十二月上旬,我从上海回到沈阳。得知班内多数同学已经分成几伙上路了。我们几个剩下的一商量,便决定奔赴井冈山。第二天,就印了一面“向井岗长征队”的红旗。那时,我们不知道要走多少天的路程,要经历怎样的艰难险阻。只知道毛主席挥手,我们就要前进。家里得知我们要远行,担心是自然的,可那个年代,家长更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在政治运动中落了伍。

记得是12月11日清晨,我们从学校出发了。我们这支队伍一共十二人,七名男生、五名女生。只有男生王台不是我们学校的,他随着哥哥王仙同行。(哥俩都出生在日本仙台)。

冬天的沈阳寒风刺骨,我们穿着厚厚的棉衣,背着简单的行李向着西南方向行进。队长蔡成家打着红旗,昂首阔步地走在前面。路上的行人看到我们不时地招手,有人还鼓起掌,仿佛我们是当年开赴战场的八路军。

当天,我们走了七十多里,在一处接待站停下来。从小到大,还是头一次走这么远的路。我只觉得两腿又酸又涨,脚后跟火辣辣地疼痛。第二天,我们走了近一百里,天黑时到了辽中县城。王仙见我走路一瘸一拐的,就让我脱掉鞋袜。果然我的两脚都磨出了水灵灵的大泡。行前,妈妈怕我冻坏脚,特地用粗棉线赶织了一双袜子。孰不知,这又厚又硬的袜子是不适合走远路的。王仙找来一根针,将泡挑开,又穿进两根头发。我立时感到两脚一阵轻松。一觉醒来,我们向台安县出发。走不多远,脚又开始涨痛。晚上一看,水泡又鼓得滚圆,而且颜色已显红紫。我赶紧买了一瓶红药水,又吃了随身带的消炎片。

按原来计划,我们是沿着京沈公路行进的。到台安后一看地图,发现走公路要绕一个很大的弯子,就决定斜穿盘锦直达锦州。我们下了公路,一步一步地走进人烟罕见的芦苇荡。此时,芦苇已经收割,低洼不平的盐碱地上残留着密密匝匝的苇根。没有路,我们就踩着苇根行进。一边走一边担心脚下的硬茬刺破了鞋子。没有指南针,没有手表。就凭借太阳辨别着时间和方向。几乎整整一天,我们困进在一望无际的荒野,看不到几个行人,看不到一处村落,看到的只是几只秃鹰在半空盘旋。此刻,我相信,我们所有的人都后悔了。然而没有一个人把悔意写在脸上。大家互相搀扶、互相鼓励,艰难地迈出步子。傍晚时分,我们终于看到了远处的一片低矮的村舍。那一刻,真就像大海中的落难者,看到了一桅航帆。可是我们赶到时,已是晚间八点多了。村落里一片漆黑,偶见几间七扭八斜的土房内闪着豆粒般的亮光。我们费了很大劲儿才找到一名村干部。反复地向他说明来意,他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我们。好半天,才把我们领到生产队部。随后叫来一名村民给我们做饭。不大一会儿,一盆黑红色的高粱米饭,一碗盐水泡的黄豆摆到了我们面前。当晚,女生们睡在办公的一间,我们男生睡在仓库。村民给我们抱来几捆蒲草铺在地上,我们吹灭油灯就躺下了。屋内很冷,夜风扬起的雪花不时地从棚顶的露天处飘落下来。同学们很快睡着了。我的周身在阵阵发抖,知道脚下的水泡已经发炎了。妈妈是搞医务的,常给我讲一些医学常识。伤口感染很容易导致破伤风,直接危及生命。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。我想回家,想立刻回到妈妈的身边。可眼下却在这贫困而又荒远的地方。有生以来,我第一次想到了“听天由命 ”。

第二天早晨,我们吃了一顿昨晚的剩饭,依旧没有菜蔬。做饭的村民似乎已和我们熟悉了。这时我们才知道,这里叫“坨子”。是一个没有电、没有淡水、没有一块像样的农田、一个连最详细的地图都没有标记的村落。村里的许多家庭穷得上顿不接下顿,一家几口人只能合盖一床破被。地下的盐碱水不能食用,村民就在自家的房后,挖一个大坑存起雨水。冬天就刨冰做饭。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近乎与世隔绝,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都没有见过电灯,见过火车、汽车。得知给我们做饭用的是从十几里外拉回的净水,我们付了五元钱和几斤粮票。要是在红卫兵接待站,一个人一顿饭也就几分钱。冬日的朝阳照亮村落。我们出发了。道边三三两两、衣衫褴褛的村民都远远地用奇异的目光瞅着我们,仿佛我们来自另一个世界。

中午时分,我们经过金城造纸厂,晚间到了辽西名城锦州。因为这里曾是辽沈战役的重要战场,也因为几天的跋涉累得筋疲力尽,大家决定在此休整一天。我们瞻仰了著名的辽沈战役烈士陵园。随后我又去了趟大姨家。虽然每走一步脚下都钻心的疼痛,但炎症似乎已经消退。在锦州的时候,我几经犹豫:继续往前走?还是买张车票回家?最后还是下定了前行的决心。我想,在“长征”中当逃兵那将是永久的耻辱。为使同学们放心,我尽力装出没事的样子,连医院也没去。

人的适应能力有时真的难以想象。从锦州启程后,大家已经习惯每天的长途跋涉。早晨,我们披着曙光,排着队伍,精神抖擞地走在公路上,像似虔诚的朝圣者。傍晚时,都累得疲惫不堪,又像一群溃败下来的散兵。几乎每天我都和几个女生走在最后,经常被前面拉下好几里路。辽西的公路上有许多牛车,热心的车老板多次让我们上车歇脚,都被我们谢绝了。我们经过锦西、兴城、绥中,于12月13日,到了举世闻名的山海关。“不到长城非好汉”,当天下第一关巍峨的城楼映入眼帘时,大家都兴奋得跳了起来。我们在城楼前让照相馆拍了一张合影。为等照片,又在这里停留一天。我们登上城楼,随处可见红卫兵破四旧留下的伤痕。所幸闻名四海的“天下第一关”并没有遭到太大的破坏。

山海关距秦皇岛只有三十多里路。我们到时刚过中午,把行李放到接待站,就去了海边。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海。大海浩瀚无垠,水天相接。奔涌的波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,溅起雪白的水花。海面行进着巨大的货轮,不时鸣响着雄浑的汽笛声。面对大海,我惊呆了,感到自己的胸怀从未有过的宽阔。

晚上,我去了奶奶家。因为第一次来,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。奶奶和叔叔一家住在一起。叔叔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去过沈阳。我走进门后,我们相互都不认得。幸亏奶奶还记得我。叔叔早年就读保定军官学校,由于性格刚烈,冒犯上司,多次被暴打,只好饮恨退学。解放后又蒙受一桩冤案,身体逐渐病弱。我去后的第三年就离世了。要不是这次长征,我真就不知叔叔长得什么样子。秦皇岛是我的老家,长征给了我头一次寻根问祖的机会。

离开秦皇岛,我们选择了经丰润、玉田到北京的路线。一天晚上,大家坐下来总结,都感到,我们不能单纯地每天这么走。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,我们是在进行革命的大串联,就应该像当年的红军成为革命的播种机、宣传队。于是,决定沿途进行文艺演出。蔡成家独唱“大海航向靠舵手”,我和夏蓉合唱“逛新城”,几个男生还自编了快板书等节目。我们虽然进行了认真的演练,却没有找到一次像样的演出机会。

离北京越来越近了,我们的心中充满豪情。有一天竟走了120多里路。过滦河时,靠近两岸的地方已经冰封,河中间还奔涌着喘急的水流。一只小船载运着来往行人。我们上船时,已明显超载。小船行至河心,被激流冲得左颠又晃,几个女生吓得紧紧地抱在一起。所幸船工摆渡熟练,把我们平安地送到了对岸。

1222晚,我们到达通县。大家高兴得大半夜没睡,因为就要来到毛主席的身边了。23日一大早,我们排成一字长队,打着红旗向北京进发。通过长安大街时,我们迈出整齐的步伐,像是在接受检阅。完全忘记了连日奔波后,自己已是灰头垢面,差不多已像个乞丐。中午时分,到了天安门广场。广场有很多人,大半是各地来的红卫兵。其中有些还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。如果不是赶上文化大革命,想必会有不少人一生都不会见到天安门。在那政治气氛浓烈的年代,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比天安门更令年轻人向往的了。

下午,我们被安排到朝阳区某机关临时设置的一处接待站。一间屋内,地上铺起草垫可睡二十多人。条件虽说简陋,比起途中还是好出很多。接待站还安排了专职医生。我终于有机会医治一下脚伤了。经过几次处置,疼痛明显减轻,只是走路时感觉脚跟的皮肉间好像隔开挺大的空间。一个多月后,果然脚跟脱下两个厚厚的硬壳。

我们准备在京游览几天,就开启新的征程。然而中央已下令:红卫兵立刻返回原地。当时的口号是:打回老家去,就地闹革命。虽说有些遗憾,没有到达原定的目标。能早日回家也是我们非常盼望的。由于滞留北京的红卫兵太多,我们等到新年后,才拿到返程的火车票。

长征就这样结束了。我们用十八天时间走完了遥遥一千五、六百里的路途。途中仅休息三天

红卫兵大串联,是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篇章。全国几千万年轻学生游走各地,用盲目的革命热情和强烈的政治崇拜,为文革的推进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年轻人作为整个群体无需责难,但历史的教训却极为深刻。用现在的眼光看,那样无组织的、超大规模的串联,本身就极尽荒唐。如果非要找出大串联的可取之处,那也就是开阔了年轻学生的眼界,磨练了他们的意志品质。时至今日,我还是经常想起串联时,一路饱览祖国山河,观瞻名胜古迹的情景。

我们回到学校后,本以为很快就会复课。哪知不久又卷入了严重的派性争斗。我们长征队的队长蔡成家同学在一次游行时,竟被对立的造反派组织开枪击中。一个非常英俊、多才多艺的青年就这样惨死在花样年华。

转眼几十年过去了。文革中的那些往事,总是带给我苦涩的回味和隐隐的伤痛。我经常地想念那些在动乱年月结成患难之交的同学,特别是当年长征的队友。如今,大家都已年过六十啦。好在我的这些同学都算得事业有成,合家幸福。长征队中的王仙、王台去了日本发展;夏蓉去了美国;有一位曾担任沈阳某大局的局长;有好几位曾任国企的领导干部。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,也许我们的生命还会闪出更明亮的光泽。

几年前,长征队的李振显同学带着当年的那面旗帜去了井冈山,登上了黄洋界。算是实现了我们曾经的梦想。愿我们的队长蔡成家天堂有知。

 

     2009年7月10日 - 凤儿 - 凤儿的博客 2009年7月14日 - kai-ge - kai-ge的个人主页  博搜网 2009年7月14日 - kai-ge - kai-ge的个人主页 网易博客互踩联盟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1)| 评论(1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