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kai-ge的个人主页

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丁香树【原创】  

2009-04-04 13:32:37|  分类: 文学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丁香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 清明节寄思

我喜欢树木,我敬仰树木,因为它是生命的象征。无论是凌空展姿于悬崖的黄山松,浓荫蔽日于热带雨林的菩提榕;还是清秀于江南的玉兰、芭蕉,威然于北方的桦树、白杨,都曾使我在美好的官感享受中,激发无尽的情思和感慨。然而,在这世界上真正深植于我心灵的,却只有家父生前栽种的一株丁香。

大约是一九六四年春天,父亲下班带回一根树苗,很精心地栽到房前。当年我们家住在沈阳南端的风雨坛街,一个原本算得宽敞的院套里。后来各家添人进口,杂乱东西见多,就把院子顺势分割,只留下能行走的小道。我们家居室两间,自然围拢得稍大一点。早先种些花草。三年困难时期种点蔬菜,还有几株向日葵。日子刚一好转,父亲又让自家的庭院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。每到夏天,花艳花香,引来蜜蜂嘤嘤,彩蝶飞舞。开始时,我们都没在意那根细细的树苗,还以为是一颗什么果树。第二年春,树苗开始分株劈杈,长出又肥又绿的叶子。父亲告诉我们这是丁香。两年后,丁香树已枝繁叶茂,长得足有一人多高。春末夏初,硕大的树冠绽开一簇簇淡紫色的花蕾,散发出沁人心脾的幽香,远远地就让人感觉香气冲鼻而来。晨光里,丁香花团如霞似锦,生机盎然。月光下,花团半羞半隐,尤显清秀典雅。丁香花盛时节,我常在夜晚独坐树前,细细地品味她那素朴的姿色和雅致脱俗的品格。一天晚上,夜风骤起,天空飘下雨丝。我蓦然发现,雨中的丁香,枝叶滴水,花团紧簇,样子甚是可怜。一段时间后,我才从文人的笔下看到“丁香空结雨中愁”的诗句,感受到花小如丁,丁丁紧聚的丁香,的确寓意着千千郁结的幽怨。自古以来,许多文人墨客常以丁香寄托失意和情愁,丁香便也成了灵通人气的花仙。我终于理解父亲要在有限的庭院内栽种丁香的缘由。

父亲十几岁时,家境落破,自己只身到奉天(沈阳)电气养成所读书。因不甘受日本人的气,又难得抗争,逐渐养成寡言少语的性格。解放后,与人合开了一个装配电器的小厂。1956年公私合营后出任副厂长。虽说得以重用,他却总觉得自己那段经历很不光彩,尤其担心影响我们几个的政治前途。那年月,阶级斗争的气氛已经十分浓烈。家庭出身如何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前途和命运。我家的成份虽比地主、富农强些,想要入党入团还是相当困难。我上高中后,父亲很少过问学校的情况,却发现他时常在观察我的情绪变化。他对子女的关爱和期望,总是从那忧郁的眼神中显露出来。文革爆发了,父亲被停职罢官,还挂上“资本家”的大牌子,他的精神及近崩溃。我知道父亲痛苦的只是因为影响了自己的孩子。1970年秋末,父亲单位责令我们全家下放农村。当时我们兄妹三人已经到农村插队。我闻讯赶回,只见父亲在昏暗的灯光下,眉头紧锁,一时间苍老许多。在这样的时候,还能有什么宽慰的话说给父母呢?我走出屋门,庭院里满是丁香的落叶,心里、身外一样地凄凉。好在我们家终于躲过那场劫难。四人帮倒台后,父亲得以平反,却由于身体严重衰弱不能回到原来的岗位。他早年就患有哮喘病,后来影响到肺和心脏,一到冬天就气喘难眠。然而他还是把仅有的一点精力用在侍弄花木上。我想,父亲本不是一个悲观随俗的人。年轻时曾衣冠整洁,仪表堂堂。只是从文革开始才不修边幅,显得精神不振。然而他的心并没有消沉起来,他通过养花植树,寄托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他又是一个多愁善感,欠缺刚强的人,由于命运坎坷,承受了过多的精神压力,因而时常溢流出丁香花一样的孤独和惆怅。

七十年代末的一天,我回家刚走入院中,一眼发现那棵丁香树不见了,立感心地一阵地空旷。父亲说:“你大姨给了两棵葡萄树苗,没地方栽,就把丁香砍了”。父亲说话时几乎没有表情,可我还是看得出他心中深藏的留恋和伤感。至今我也不清楚父亲砍掉丁香是因为要远离忧愁,还是想让我们吃到他亲手种植的葡萄。也许真的就是后者,因为他总是想给我们以更多。多少年间,父亲为了我们几个孩子省吃俭用。按照他的职位与工资当时完全应该抽“大生产”档次的香烟,可他长时间里只抽八分钱一包的劣质烟草。许多年也没见他买过一件新的衣服。与其说他在尽父亲的责任,还不如说他在以此补偿带给我们的政治影响。我到本钢工作后,很快进入一个单位的宣传部门。父亲又开始关切我的入党问题。在我的记忆中,他没有直接问过一次,却经常把探问的话让母亲说给我听。198291日,经过长期考验,我终于迈进了党组织的大门。当我急切地把喜讯送进家门时,父亲露出了难得的笑容。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多月后,他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父亲带着仅有的一点安慰走了。父亲走后不久,他培育的几盆花卉逐渐凋零,养育的一缸金鱼也相继死去。它们一定是随着父亲去了我们永远不可知的地方。那里应该是天堂,那里一定有盛开的丁香花。天堂里的丁香一定会洋溢着舒展和快慰。

二十多年过去了。我常在梦里见到父亲,几乎每次父亲的身边都有丁香树相伴。父亲的脸上不再有一丝的忧愁,他一定知道自己的几个孩子没有辜负他的期望,正在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。父亲在我心中永垂。父亲曾栽种的那株丁香也永远地根植于我的心间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=》返回主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9)| 评论(10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