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kai-ge的个人主页

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家【原创】  

2010-07-23 09:39:28|  分类: 文学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想家

 

飘落他乡之人,都能尝到想家的滋味。每到夜深人静,想起远方的父母,想起深印于心的故土家园,立时会涌起缠绵不止的思念。有对父母的感恩,有对年少时光的依恋,有恨不能归的无奈,也有作为子女常有的愧疚。想家的时候,就像有什么东西拉扯着肝肠。人不论走到那里,不论经历多少风雨沧桑,对家的思念恐怕都不会改变。

二十岁那年,我离家到农村插队,从此迈向独立的人生。走出家门的一刻,虽然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,心里却失魂落魄的一般。走出好远,不见了母亲相送的身影,才让泪水簌簌地流下来。下乡的地方据沈阳不远,照当时来说算不得贫穷。可我无论如何安不下心。我不是惧怕艰苦,也不再奢想今后的前途,只是丝毫不能割舍对家的牵挂。每到夜间,想起文革中蒙冤的父母,想到我们三个孩子同时下乡后父母必然的心情,便久久地不能合眼。第六天傍晚,我再也无法遏制心里的焦苦。向房东借了一辆破自行车奔向沈阳。为了节省时间,我上了浑河堤坝。高高的坝面可行车的小路只有一尺多宽。我已顾不得危险,只知道拼命地向前蹬。夜幕降临,河边的树林阴深深的,四周没有一点灯火。不时可见坝下散落着几座坟堆。冷风在树林中呼叫着,飞舞的萤火虫像似传说中的鬼火。我越发地恐惧了。生怕幽暗中真会跳出个僵尸野鬼。我停车捡起两块石头揣在兜里,心才稍有一点踏实。一个多小时候后,我又大汗淋漓地骑过一段低洼不平的乡间土道。将近十点,才上了直通沈城的公路。当晚我骑车跑了六十多华里。远远地看见家的窗子还闪亮着灯光时,直觉得自己像一艘将沉的小船突然看到正在驶来的风帆。浑身的疲惫竟一扫而光。

在农村的两年间,我每隔一个月就要回一次家。为不耽误工时,总是晚上收工后回去,第二天天不亮就往回赶。母亲每次见我回来都心疼地说:别总往回跑了。要不就在家多待一天。我何尝不想多待呢?哪怕能多待上几分钟。可是我一次也不能。因为那个年代我们这些年轻人即使被送到乡下也要接受组织的考验。每次回家,我都累得够呛。然而再苦再累,也不能动摇我回家的念头。我始终觉得,人在哪里,也不如在父母的身边那样温暖;人走向何处,也不如待在自己的老家那样舒心。即使家是贫穷的,那也改变不了游子的思归。不用说生养我们的父母,即使家里的热炕头、磨得光亮的旧家具、已至家里栽种的花草、院中墙角的青苔、火炉冒出的烟气都会让你感到特别的亲近。

一九七0年,我被抽调到本溪钢铁公司,在歪头山铁矿参加大会战。当时为照顾外地职工探家,单位每月休息两次,每次休息两天。一到“大礼拜”,我们来自沈阳的一千名知青便蜂拥地扑向火车站,把一节节车厢挤得像个沙丁鱼罐头。大家都急切地想回家向父母讲述新的生活,用自己刚得到的工资给家里买点好吃的东西。一段时间后,回家的人逐渐地少了。我却从来没在工地休过一个礼拜天。即使这样,还是经常地在想家的酸楚中走进梦中。那两年,我最急切的就是调回沈阳,然而几经努力,最终还是失望了。

调回本溪后,我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。这丝毫淡化不了对家的思念。那时,父亲的身体已每况愈下。一想起他坎坷多难的一生,想起他对我们几个子女的养育之恩,心里特别的不好受。我无法为家里做多大的贡献,尤其无法挽回父亲的健康。可我知道,父母看到我们回去,看到他们的第一个大孙子,心里会有多么的高兴。那年月,火车上人很多,为了回家,我们多次抱着孩子在车厢的过道上一站就是两个多小时。

一九八二年秋,父亲去世了。母亲和老弟一家仍然住在原来的地方。八十年代末的一天,母亲告诉我,家那里要动迁了。好在老弟的单位已经给了房子。想到那曾经伴随自己将近二十年时光的屋舍院落将要消失,一连几天陷入深深地苦恋中。我想起年少时的生活,想起总是被母亲收拾得干干静静的房屋,想起父亲种满花木的庭院,想起家附近的几条胡同和曾在胡同里玩耍的小伙伴,心里真是茫然而又失落。我打算拆迁前一定回去把我怀念的一切都装入镜头。然而,那一段工作很忙。当我赶回时,我曾经的家已经从地面上消失。面对一大片刚刚清理出的平地,我已无法找出家的位置。如果当时谁能告诉我:那里就是你曾经的家,我一定会跪在地上,让眼泪融进养育我的热土。

十年前,老弟搬进了文化路一栋宽大的房屋,装修的十分讲究。让母亲在舒适的环境中享受了晚年。虽说房子是老弟的,可母亲住在那里,老弟的家就是我的老家。每当过年过节,我都会风雨不误地赶回去,和弟妹们一起享乐在母亲身边。母亲九十岁时,依然头脑清晰,耳聪目明。我们都以为她会活到一百岁。可万万没有想到癌魔竟很快地夺走了她的生命。母亲患病后,我心如刀绞,去世时更是悲痛欲绝。我怎么也接受不了母亲离去的现实。母亲从医大半生,救治了那么多患者,把自己无私的爱给了周围那么多的人,最后竟走得这样痛楚。

父亲、母亲都离去了。我的老家只能留在我的记忆中。只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,我就会永远地怀念那给予我生命,养育我成长,赋予我那么多幸福和欢乐的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走出阴霾【原创】 - kai-ge - kai-ge的个人主页 走出阴霾【原创】 - kai-ge - kai-ge的个人主页  走出阴霾【原创】 - kai-ge - kai-ge的个人主页 走出阴霾【原创】 - kai-ge - kai-ge的个人主页 走出阴霾【原创】 - kai-ge - kai-ge的个人主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4)| 评论(8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